法库
关闭
A
安庆
安溪
安顺
安阳
安达
安陆
阿拉善盟
鞍山
安吉
阿坝州
安宁
安康
阿克苏
安丘
B
蚌埠
博罗
北海
百色
北流
博白
毕节
白银
保定
霸州
北京
宝应
白山
白城
包头
巴彦淖尔
本溪
巴中
保山
宝鸡
巴州
博尔塔拉
滨州
C
滁州
池州
巢湖
潮州
崇左
澄迈
长葛
长垣
渑池
长沙
常德
郴州
常宁
沧州
承德
昌黎
重庆
常州
常熟
长春
长治
赤峰
朝阳
慈溪
长兴
苍南
成都
崇州
楚雄
昌都
昌吉
昌邑
昌乐
长清
D
东莞
德州
东至
定西
敦煌
邓州
大庆
大兴安岭
当阳
大冶
定州
定兴
东台
东海
德惠
桦甸
大同
大连
丹东
东港
德清
东阳
德阳
达州
大邑
都江堰
大理
德宏
迪庆
东营
E
恩施
鄂州
鄂尔多斯
峨眉山
F
阜阳
福州
福安
福鼎
佛山
防城港
范县
丰县
阜宁
抚州
丰城
抚顺
阜新
凤城
法库
G
广州
桂林
贵港
桂平
贵阳
甘南
固始
固安
高碑店
高阳
高邮
句容
高淳
赣州
公主岭
固原
果洛
广安
广元
甘孜
高陵
广饶
H
海口
合肥
淮南
淮北
黄山
和县
霍邱
惠州
河源
河池
贺州
漯河
鹤壁
滑县
淮滨
哈尔滨
鹤岗
黑河
黄冈
黄石
汉南
衡阳
怀化
邯郸
衡水
淮安
海门
海安
泗洪
黄南
海西
海东
海北
怀仁
呼和浩特
海拉尔
呼伦贝尔
葫芦岛
海城
杭州
湖州
海宁
海盐
红河
汉中
户县
哈密
和田
菏泽
海阳
J
晋江
江门
揭阳
酒泉
金昌
嘉峪关
焦作
济源
浚县
佳木斯
鸡西
荆州
荆门
京山
晋州
冀州
江都
靖江
江阴
金坛
姜堰
金湖
九江
吉安
景德镇
进贤
靖安
吉林
晋中
晋城
锦州
金华
嘉兴
嘉善
江山
金堂
简阳
济南
济宁
济阳
K
开平
开封
昆山
康平
昆明
克拉玛依
喀什
克孜勒苏
奎屯
库尔勒
L
陵水
六安
龙岩
龙海
陆丰
柳州
来宾
六盘水
兰州
陇南
临夏
洛阳
鄢陵
灵宝
林州
兰考
鹿邑
老河口
娄底
醴陵
廊坊
滦县
滦南
乐亭
连云港
辽源
临汾
吕梁
临猗
辽阳
辽中
丽水
乐清
临海
乐山
凉山
丽江
临沧
拉萨
林芝
蓝田
临沂
聊城
莱州
龙口
临朐
莱阳
临清
M
马鞍山
茂名
梅州
孟州
孟津
牡丹江
绵阳
眉山
N
宁国
宁德
南平
南安
南宁
南阳
宁乡
南京
南通
南昌
农安
宁波
南充
内江
怒江
那曲
P
莆田
平凉
平顶山
平山
沛县
萍乡
盘锦
普兰店
平湖
平阳
攀枝花
彭州
普洱
平阴
蓬莱
平度
Q
琼海
泉州
清远
钦州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清镇
庆阳
沁阳
淇县
齐齐哈尔
七台河
潜江
秦皇岛
迁安
青龙
迁西
启东
泉山
清徐
全国站
邛崃
曲靖
青岛
青州
栖霞
齐河
庆云
R
仁怀
汝州
任丘
如皋
如东
瑞金
瑞安
日喀则
日照
S
三亚
深圳
宿州
三明
石狮
上杭
汕头
韶关
汕尾
顺德
三沙
商丘
三门峡
偃师
沈丘
商水
绥化
双鸭山
十堰
随州
神农架
邵阳
石家庄
三河
涞水
深州
上海
苏州
宿迁
睢宁
上饶
四平
松原
石嘴山
朔州
沈阳
绍兴
遂宁
商洛
石河子
寿光
商河
T
铜陵
桐城
天长
台山
铜仁
天水
通许
太康
天门
唐山
泰州
泰兴
太仓
铜山
通化
天津
太原
通辽
铁岭
台安
台州
桐乡
铜川
吐鲁番
泰安
W
万宁
芜湖
无为
武夷山
梧州
武威
五指山
文昌
温县
尉氏
舞钢
武汉
望城
无极
文安
武安
蔚县
无锡
吴江
吴忠
乌兰察布
乌海
瓦房店
温州
温岭
武义县
文山
渭南
乌鲁木齐
五家渠
潍坊
威海
X
厦门
宣城
岑溪
新乡
许昌
信阳
杞县
项城
新安
睢县
新野
襄阳
孝感
咸宁
仙桃
湘潭
湘西
攸县
湘乡
邢台
辛集
新乐
雄安新区
徐州
兴化
新沂
盱眙
新余
新建
西宁
忻州
锡林郭勒盟
兴安盟
锡林浩特
新民
象山
新昌
新津
西双版纳
西安
咸阳
新泰
香河
Y
永春
永安
阳江
云浮
阳春
玉林
濮阳
禹州
伊川
宜阳
永城
伊春
宜昌
宜都
宜城
岳阳
益阳
永州
浏阳
耒阳
玉田
永清
扬州
盐城
溧阳
宜兴
沭阳
仪征
玉山
鹰潭
宜春
延边
榆树
银川
玉树
运城
阳泉
阳曲
营口
义乌
余姚
永康
玉环
宜宾
雅安
玉溪
宜良
榆林
延安
伊犁
烟台
禹城
燕郊
Z
亳州
漳州
漳浦
珠海
湛江
肇庆
遵义
张掖
儋州
郑州
周口
驻马店
肇东
肇州
枝江
钟祥
枣阳
株洲
张家界
张家口
涿州
遵化
赵县
镇江
张家港
邳州
中卫
庄河
衢州
舟山
诸暨
嵊州
泸州
自贡
资阳
昭通
周至
淄博
枣庄
章丘
招远
滕州
邹平

比“高房价”更严峻的问题,已在各大城市蔓延

麦鼠找房 2021-05-15 10:21
2

  在中国人看来,从古至今,房子都是一项十分重要的财产,不过人们却从未像今日一样如此重视房子。

  在古代,不管是什么样的房子,府邸也好,草房也罢,都是用来居住的。而如今,房子的属性却已不再单一,不但可以用来居住,甚至可以用来“炒”,用来赚钱。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国内的房价从1997年起就开始飞速飙升。不论是在一二线城市,还是在三四线城市或是小县城,房价都在上涨 。

  随着房价的飙升,房子在大多数人眼里已经成为了一种“奢侈品”。对于一般的家庭来说,基本要求掏空三代人的钱包,才能勉强凑出首付,之后还需贷款买房。而一旦选择了贷款买房,也就意味着每个月到手的工资都要上交给银行一部分,特别是对于刚刚走上社会不久的人来说,压力十分沉重。很多人在买房之后,心态都会发生变化,每天甚至连睡觉的时候想的都是好好工作,努力赚钱还房贷,整个生活都被房贷所影响,成为了地地道道的“房奴”。这足以见得房贷的压力对于国人来说有多大。

  也正是因为如此,很多买不起房或是不愿为一套房子而掏空家里积蓄的人,选择了住房生活,并且还不在少数。然而如今,比买不起房更严峻的问题出现了,那就是租不起房!不少网友表示,近年来租金飙升,本来在一二线城市拿着一份还算不错的薪水,但刨去租房的成本后,实际根本剩不下多少,还不如回到老家工作。

  租金不断上涨!

  在过去几个月,房屋租金不断上涨。从今年4月开始,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很明显的上涨趋势。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有大量毕业生涌入社会,由于刚刚开始参加工作,买不起房,这些毕业生成为了租房的主力军。供求关系发生变化,从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租金上涨。据统计,从今年4月截止至今年9月,房屋租金同比上涨了10%,整体增速已经超过了房价不少。

  以北京为例,从2018年6月至2019年6月,全市租金同比上涨27%,平均租金同比上涨700元,三环内的房屋价格同比上涨1000-1200元。如今,哪怕是在5还外的普通小区租一个单间,动辄都需要2000元以上,足以见得租房的压力是多么巨大。

  房地产的黄金时代刚过,租金就开始飙升!

  租金飙升这个问题,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尤为严重。对于很多刚刚走出校门的毕业生来说,大多向往着前往大城市发展,一线城市意味着更多的机会,意味着更光明的前途。不过如今,随着限购令、房价飙升、租金上涨等问题的影响,能不能买房先放在一边不谈,能不能租得起房都成为了大问题。据数据显示,从2008年至2018年,中国的流动人口从1.8亿增加到了2.8亿,其中有7成以上都因为高昂的房价和租金离开了自己喜欢的城市。

  是什么引起了租金的飙升?

  一、大量流动人口。就像上文所说的那样,国内大约有3亿流动人口,其中8成以上都需要在工作的城市租房生活。大量外来人口涌入,让房东们看到了商机。在不少一二线城市,一些房东甚至会把自己的房子隔成很多个小单间,再一个个租给有需要的人。虽然房间小了不少,但租金可是一点不少,一屋的租户全算下来,收到的租金要比整屋出租多得多。同时,甚至还有一些人专门买房用来出租,拿到的租金不仅能够偿还房贷,还能剩下不少,相当于让别人替自己养房子。

  二、“二房东”的出现。随着之前房价的飙升,逐渐出现了一批“炒房客”,专靠买卖房屋赚钱。而如今,随着房屋租金的上涨,也随之出现了“二房东”,靠着租借房屋赚钱。“二房东”不同于中介,并非赚取一定的佣金,而是以低价从户主手中租的房屋,再以高价租给有需求的人,从中获利。谁的租金给得高,就把房屋租给谁。

  三、开发商扰乱市场。随着国家对房地产市场的调控,虽然高房价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抑制,但由于开发商不能再卖房赚钱,他们会想方设法靠租房赚钱。相较于房地产市场,租房市场远没有那么规范,也给了不少开发商可乘之机。

  对于刚需族来说,如今不仅要面对高昂的房价,同时也要面对越来越高的租金。租房可以说是在一座城市发展的门槛,而如今,这些房租推手不仅推高了房价,也推灭了很多年轻人的梦想。高昂的房价是未来需要考虑的事情,而租金问题则是当下需要考虑的问题,似乎比高房价更加令人头痛。

  租金上涨,已经成为了继买房之后,人们需要面对的又一大问题。对此,大家又是怎么看的呢?


编辑者:admin

分享到: